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政策导向
更多>>推荐产品

再见!轮窑

文章来源:山东高唐华通液压机械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:2018/08/31 浏览

2017年8月30日,温岭市箬横镇严家村两座烧结墙材轮窑近50多米高的烟囱被爆破拆除。
松门乃崦村边上,十几座轮窑集中在五湾河和乃崦直落浦两侧。

    台州日报通讯员刘振清文/摄    

    梁先生常年在外经商,今年春节开车回乡过年。路过75省道南延椒江至温岭松门路段时,他注意道路两旁不再尘土飞扬,公路西面、松门镇川北、淋川一带,原先十多支个头高大、白烟滚滚的烟囱没有冒烟了,也没见拉砖的船只和车辆来往穿梭。

    昔日一派“壮观景象”的烟囱,怎么一夜之间不再冒烟了呢?

    一座轮窑一座“金矿”

    熟悉这一场景的人都知道,这些冒着滚滚白烟的烟囱下面,是一座座砖厂。砖厂或砖窑是民间叫法,它的官方名称是烧结墙材轮窑。它生产的是实心黏土砖。早些年,烧制砖头、瓦片等墙体材料,曾是温岭市一门响当当的产业。建一座砖窑,就像挖到了一座“金矿”。

    据《温岭县志》等史料记载,1958年,温岭县建立温西砖瓦厂,为县内第一座轮窑,生产红砖。由于当时农民建房需要,制作加工砖瓦经济效益高,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各地农民纷纷投资“打硬股”建轮窑。尤其是1979年后,机械制坯代替手工劳作,改变工艺流程和烧窑方法,砖瓦质量普遍提高,产量日益增长,小土窑相继改为轮窑,一时间,烧制砖瓦成为一项热门产业。至1987年,全县有大小砖瓦窑115座,年产值3636万元。

    年产值3636万元,在今天不算什么。现在,一座20门的轮窑,一年产值早已超过1000万元。但在1987年,温岭全县工业总产值只有2.5亿元,轮窑作为工业下属建材业中的一项子门类,能达到近15%的工业总产值比例,那是占比相当高的支柱行业了。有资料记载,“砖瓦企业为全县经济社会发展和城乡建设做出了历史性的贡献。”

    松门镇胜南村王传标回忆说,1985年,他父亲和几十位好友集资建轮窑,20份大股,每股投资7000元,租用村里25亩田地,总共花14万元,建造了一座20门的轮窑,日产砖不到3万块。2007年,王传标和另外几个朋友以420万元的价格,买断了这座窑的股份。前后22年,30倍的升值空间,轮窑的经济效益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“刚买来那几年效益是不错的,每年差不多有200来万元的利润,最差的年份也有80万元。”王传标说,最近两年,由于民工工资提升、农民建房数量少等原因,实心黏土砖销量逐年减少,效益似滑梯般直线下降。“我们这座窑还可以,勉强保本生存,有的窑已经亏本经营了。”

    好在发现经济效益苗头不好后,窑主们进行了“自我解救”,通过保留者给淘汰者一定退出补助费的内部招标确定拆除方式,自然淘汰了一部分轮窑。

    整治淘汰艰难前行

    温岭市的轮窑之所以在鼎盛时期能够达到115座的规模,除了人多地少、就业困难、农民建房需求、民资丰厚等因素外,还有很多其他方面原因。一位了解内情的机关干部说,当年,看到建造轮窑能赚钱,村干部纷纷集资建窑,乡镇企业局、乡镇政府、建设局、农业局等也纷纷审批建窑,存在多头审批、无人监管乱象。“这些轮窑除了工商营业执照外,没有其他合法证件。”

    笔者在调查采访中注意到,温岭轮窑数量这么多,还有一个原因是内河四通八达,水道运输比陆上运输成本低。现在去看仍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,松门镇乃崦村边上十几座轮窑,全部集中在五湾河和乃崦直落浦两侧。

    王传标说,他们的轮窑,现在日产8万多块砖,只有小部分在温岭本地销售,三分之二以上的砖通过水路销往温州及邻近的路桥、黄岩等地。而原材料泥土、煤灰和燃料树粉,也通过水路运进。

    “除了轮窑主们内部招标确定拆除方式自我淘汰外,这些年,我们新墙办作为行业主管部门,更是强力推广使用新型墙体材料,淘汰烧结砖,千方百计关停轮窑。”温岭市新墙办主任叶美生说。

    1988年2月,国家建筑材料工业局、土管局、城建部等联合印发《严格限制毁田烧砖,积极推进墙体材料改革的意见》通知,明确规定严格限制占用耕地建窑、毁田取土烧砖。2008年1月1日起实施的《浙江省发展新型墙体材料条例》规定,本省行政区域内禁止生产和使用实心黏土砖,禁止生产空心黏土砖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温岭市和其他地方一样,一方面全面推广使用新型墙体材料,禁止使用粘土类墙体材料,一方面有计划地淘汰了数十座烧结墙材轮窑。至2016年底,该市烧结墙材轮窑存量减少至28座。

    “压力山大”下出现转机

    28座,这个数字与当年的115座相比,已经削减了很多,但它还是占了台州全市总数的1/3,仍是省里的墙体材料落后产能大户。

    2016年5月,省新墙办主任黄勇率队到温岭调研淤污泥处置工作,途经75省道松门镇乃崦地段。这里是温岭轮窑最为集中的地方,方圆两平方公里范围内,耸立着11支高大的烟囱,白烟滚滚,各种拉砖车辆进出,道路两旁尘土飞扬。看到这场景,黄勇用“轮窑整治、任重道远”八个字,对温岭轮窑整治提出了要求。当年7月,在全省新墙材“十三五”发展规划和完善新墙材管理的会议上,黄勇更是用“温岭轮窑,蔚为壮观”,形容温岭轮窑数量之多。

    领导的期望和上级的要求,让温岭市新墙办“压力山大”。这年9月、11月、12月,温岭市先后3次召开全市轮窑业主和业主代表会议,商讨轮窑拆除整治方案。但由于内部招标确定拆除的未及时拆除等原因,致使当年的轮窑业拆除整治未能取得实质性进展。

    正当轮窑淘汰“山重水复疑无路”时,出现了“柳暗花明又一村”的机会。

    2017年4月20日,浙江省副省长熊建平到温岭视察“五水共治”工作,在箬横镇看到边上一座轮窑40多米高的烟囱向一侧倾斜,存在安全隐患,要求给予重视。温岭市发改局、箬横镇等连夜开展调查,责令红升多孔砖建材厂次日停产,并以定向爆破方式成功拆除烟囱。

    五年任务三月完成

    2016年底,浙江省经信委下发《新型墙体材料“十三五”发展规划》,要求全省在“十三五”末淘汰烧结墙材轮窑生产工艺。接到2020年前全部拆除烧结墙材轮窑任务后,温岭市委、市政府非常重视,要求从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创新、协调、绿色、开放、共享“五大发展理念”的高度,去认识轮窑淘汰拆除工作。

    温岭市新墙办抓住时机,召集相关部门及轮窑所在地镇政府,研究制订温岭市轮窑拆除补偿方案,五易其稿,报温岭市政府审议。

    2017年5月5日,温岭市长办公会议决定,在当年9月底前,拆除现存的全部烧结墙材轮窑。7月底前,绝大多数轮窑腾空并自行拆除窑身。叶美生说,温岭用三个月时间完成“十三五”五年任务的成功做法,在去年8月10日召开的全省墙改经验交流会上作了经验介绍。

    去年12月7日,温岭市城南镇黄湾村用爆破方式拆除横山殿咀头建材厂61米高的轮窑烟囱,至此,温岭市共拆除了28支轮窑烟囱,全面淘汰烧结墙材轮窑。这些轮窑拆除后,该市增加土地面积1150亩,并对之复耕复绿。